上海大学乐乎博客 > 木清 > 随笔 > [原创]悼念————给林奕含和江绪林们

2017/5/9 19:49:42 | [原创]悼念————给林奕含和江绪林们

好多人,可爱的、才华横溢的、孤独的人,都走了。

今天看到《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作者林奕含的生前访谈视频。

她酷爱文学,迷恋五千年文化语境下的美。引经据典,口齿都有些不清晰地说着咱们的诗经,孔子说思无邪。咱们的仁义道德。

然而她却被她的补习老师诱奸了。老师嘴里的话同样是美的、极具艺术性的。她由此怀疑,艺术是否允许巧言令色?或者,文学是否本质上就是巧言令色?

我感到心痛。一个真诚的人、认真的人,走了。

有些东西,是没办法寄托自己的一切的。所以,你会说不是学文学的人辜负了你,而是文学辜负了我x们。所以,文学,这么美的创造,在德行败坏的人手里,就会变成工具、变成巧言令色。

文学,是很中立的一种东西。它由于来自于有欲望、烦恼的凡夫之手,其中必然夹杂着缺陷。却又因为某些美丽的灵魂的吐露,文学中又有那些美丽的东西。

你相信文学还是相信那个说话极具艺术性却诱奸了你的老师呢?

最保险的方式是,两者都不可信。因为,老师有淫欲心,且放纵欲望,蹂躏别人。而,文学并不能帮助你筛选出德行有亏的人。所以,掌握了艺术表达技巧的人,就能够将无耻和高尚的美连接起来,组合成一种新的东西,叫做巧言令色。

林奕含,文学本身就是人本身啊。人里面有鄙陋的、也有一些崇高的善良的。文学中的美是真实的,痛苦也是真实的。一如,人性中的美是真实的,而人性之恶令人痛苦一样。

最大的恶是什么?你说是一边用着极具艺术性的话语表现美和文学,一边却干着可鄙的勾当。你这么年轻,不应该面对如此纠结矛盾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真正去想,就关乎人的本质了。继续思考下去,依然会是一段艰难孤独的求索之旅。而你,作为被诱奸被强暴的受害者,在你以为的美里面,包含着如此大的丑恶,这当然令你受到重创。

同时,从你的经历中,我怀疑文学对人的品德的影响力。那些美真的就能够和丑恶并存于一个人身上吗?还是说,那些根本就不够美?

是的,从我的价值观来看,文学根本就不够美。一如人本身不够美一样。文学给不了人终极答案。而这种局限在像你那样面对如此极端的冲突中才能够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早就不寄希望于文学了。以前,我以为哲学会给我答案。于是不断地询问。最终,我选择了宗教。宗教不是一种文学性质的东西。宗教是超越凡夫本身的东西,它高瞻远瞩,能够给我们曾经的迷惑下一个定论。由宗教展开的东西,包含了所有永恒的、至美的、高尚的、值得托付的、信仰的东西。

在正确的宗教(或者说正法)的前提下生活,才是具备基本的时空观、宇宙观、安全感的生活。

否则个体就像浮尘一样漂泊没有依靠。因为,你所处的外在的环境必然包含着美丽与丑陋。磕磕碰碰中,你知道些什么又能够相信些什么呢?

从具体的时空而言,美丽是短暂的,丑陋也是短暂的。在时时刻刻变迁的世态中,我们又能抓住哪些不变的、时时给予安慰的东西呢?

当然,太多人不需要宗教就能够存活,而且活得很好。在没有强烈的宗教信仰意识的民族中,有时候,宗教是为那些不幸者、孤独求索的人准备的。前一种情况是,外在变化的命运给予他足够多的人生阅历变化,令他脱离了常人生活的安全范围,到达边界;后一种就是在某种精神领域里艰难探索,最后发现了边界。如果足够认真的话,如果不是以一种莽撞的方式和命运决裂,自我了断的话,边界会慢慢促使你找到宗教。或者,宗教会令你像凤凰涅盘浴火重生一样呢?

让人迷迷惑惑、爱恨纠缠一辈子的东西也多。首先,我们的身体就是一种需要不断奔忙获取物质才能存活的东西。其次,让我们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爱情,以及由此衍生的亲情,以及由此衍生的手足之情,这些都足以令我们活在眼前的喜乐忧悲中。还有那些癖好、习气。某些精致的”精神鸦片“,譬如文学、艺术、绘画等,除了宗教主题,太多有趣的东西可以表达了。我们习惯于这些,在不极端的情况下,大多数人这样活着,而且活得很好。

因此,一个只有宗教的人也无法存活下去。比如江绪林。

江绪林从小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姐姐。他受过高等教育,读了哲学研究生和宗教博士,最后任教于华东师范大学。

他是一名基督徒,他最终上吊自杀了。

同样是可爱的、才华横溢的、孤独的人。同样的令人痛惜。在信仰宗教中所列举的两类人,或许他是精神求索的后者。但是,他的家境,却令我怀疑,似乎他也算是一个前者。

在未成为无欲无求的圣人之前,五欲的满足,情感上的知冷知热也是人活下去的动力之一。因此,作为凡夫的我们,或许人间的温情和烟火对于我们的生命更加重要。

没有宗教的救度,人的孤独和无助至少可以从另一个人温暖的怀抱中获得,至少那是有温度真实可感的肉体和眼睛。而只有宗教,没有人间烟火,从来不曾感受到那些乐中带苦的迷惑与温暖,人也会和现世逐渐隔绝啊,最终还是走向自我终结。

活着真是不易呢。

我们究竟需要多少的温暖呢?又该如何在宗教和人间烟火中平衡?又该如何承受来自粗鄙的人的蹂躏,又该如何承受宗教要求的良善与美德?

太多灵魂在向上攀爬的过程中跌落。那种壮烈的悲剧,那种混沌、迷惑与痛苦,真实可感。

我认识那超凡入圣的人,他在忙着度众生。

我也认识将宗教和现世生活平衡得很好的人,他是一名老师。他在以自己的方式,有智慧地生活。

同时,我也知道,只有宗教没有脉脉温情的人崩塌了。

将信仰寄托在文学上的人遭受重创,崩塌了。

有贪图小惠,欺诈别人获取不当利益的人。

有故意破坏正法的人。

这个世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怎样好好活着,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

但愿,我们都能有智慧地活着,不要崩塌。不要一个人孤独。毕竟我们是一个整体不是吗?你们的升沉荣辱关乎到整体,因为你们就是我们。

信仰的虔诚在于,无论在多么黑暗的处境下,都相信有正直、慈悲的良心与我们同在。

信仰的虔诚在于,无论多么恶毒的人,都相信他们有和我们一样的澄澈的初心。

 

评论

过于沉重

发布者 上大潮信
2017/5/10 14:07:22


并没有啦,哈哈。只是他们的处境可能有点极端,所以结果也显得壮烈一些。我在思考的是,能否更好地面对、更好地生活。毕竟他们想得太多,我也想得太多。

发布者 cutepubby
2017/5/10 16:08:59


一个很有意思的哲学上的回应:https://www.douban.com/note/620141871/

发布者 cutepubby
2017/5/16 14:50:13


您正在以 匿名用户 的身份发表评论  快速登录
(不得超过 50 个汉字)
(输入完内容可以直接按Ctrl+Enter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