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乐乎博客 > 木清 > 随笔 > [原创]仙人球与风信子

2016/4/21 9:47:04 | [原创]仙人球与风信子

不同的花与不同的人一样,有着不同的情性。都说女人如花,倒不如说花如女人,都是要盛开后结出果实的生命,只是花儿没有女人那善变不安的心和到处奔忙的腿罢了。

并没有尝试过养一盆娇嫩、需要细细打理的花。大学以来,我只养过仙人球与风信子。如今它们已经不在我身边了。仙人球现在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在当初那个寝室的哪位学妹的桌上静静摆着,而风信子却是实实在在我看着它开完花后凋谢的。

当初买那盆仙人球只是为了降低电脑对我的辐射。那天傍晚,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逛着,看到街道旁边摆放着一盆盆仙人球,就顺便挑了一个圆得匀称、小巧得秀气的球儿,捧着它回到寝室,随手放在桌上。从此我就再也没有管过它了。

它周身长满了尖刺,安静地待在盆里,柔嫩的绿色多汁的肉蜷缩在刺里面。一直也没什么变化。仙人球大概像那一类最安分最坚强的女人吧。从一开始睁开眼睛,周身便是干旱和风沙的环境。虽然不缺乏阳光的照耀,却缺少水的滋润。它不屑于短暂地盛放,开出那种娇艳的花取悦于人,或者说无暇于精致地盛开。它只是沉默着,挨过烈日和尘沙的洗礼,长出一身的尖刺抵御同样干渴的动物们。

它那样的刺对我而言又是多么小小的武器呢?我根本不把它放在眼里。和以前的朋友打电话,坐在桌前动来动去时,我一只手握着手机,另一只空闲的手便开始玩弄起它来。我细细地折断着它的尖刺,喀嚓喀嚓地,掉落在桌上。摩挲着它的刺,尽情地玩弄着、蹂躏着它。它依旧不言不语。没有报复性地死去,只是略显丑陋地待在那儿,一动不动,没有脾气。若不是那依旧深绿饱满的肉,我几乎要认为它死了。它习惯了吧。习惯了没有恩赐和索取的生活,如果我天天给它浇水,它反而可能还要死去了。这是怎样极端的生活啊,不需要爱不需要给予,就那么样活着,执拗沉默地活着。

与仙人球相比,风信子倒是活得更加美丽些。

依旧还是不需要太多的关心,风信子一开始就有足够的营养储存在它的鳞茎中,它只需要一点点水和阳光就可以开出香气浓烈的花朵来,就像一位母亲提前为孩子的一生准备了充足的口粮。风信子就如那一类自给自足的女人,它不像莲花那样清新淡雅高洁、出淤泥而不染、清净洒脱,也不像菊花那样淡如君子幽幽绽放,更没有梅花香自苦寒来的坚韧傲骨,它只是自带口粮地活着,以孤芳自赏我行我素的姿态热烈地绽放着,层层叠叠地。我只是偶尔想起时,匆匆忙忙地拿着瓶子去卫生间给它换水,仅此而已。

女人如何做到像风信子那样充分准备好一生成长、盛开、凋谢的营养呢?仅仅依赖他人是靠不住的。即便是水,也是需要不断更换的啊。怎么能一直是一瓶死水呢?

到目前为止,我的生活实在是枯燥到了极点。正如那一瓶长久未更换的死水,期待着哪个和我一样生活粗糙的人帮我换一下水。可是,这怎么能够呢?人要是真能像花一样活着,短暂地盛放然后枯萎这倒好了。只是,更多的时候我们的生活太漫长了,于是为了打发时间,我们夹杂着欲望纠结着,无聊折腾着。

对啊,我们活得太老了。还未年轻就老了。看着那些花儿一遍遍地开着又枯萎,我们日复一日。

好好养不同的花,就如好好了解不同情性的女人一样。有天生丽质的,有安静沉稳的,有坚韧高傲的,有娇小柔弱的,有热烈绽放的......这些大的小的,或清新淡雅或浓烈迷醉,不正如我们想要追求的不同的生活品格吗?养几种不同的花,为我的生活换一换水吧。让我们互相安慰,互相欣赏,互相热烈地活着。我要守护你们的盛开。

 

评论

您正在以 匿名用户 的身份发表评论  快速登录
(不得超过 50 个汉字)
(输入完内容可以直接按Ctrl+Enter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