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乐乎博客 > 木清 > 日记 > [原创]记录工作第一天,我又满血复活了O(∩_∩)O~

2014/7/3 13:31:25 | [原创]记录工作第一天,我又满血复活了O(∩_∩)O~

今天是忙碌而又充实的一天。早上7点多就起床了,因为我要在8:30之前赶到东安路那边工作。与其说是工作,不如直白点说就是服务员,更确切地说就是打杂。

犹记得前几天我兴奋地告诉室友鹿鹿我要去外面当服务员,而且要在外面吃、住的时候,她那惊讶的表情。仿佛她已经看到我被别人先奸后杀了。她坚决反对我去外面工作,说我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要是出了点事情可怎么办?她把外面的世界描绘成洪水猛兽般。我说我只想体验生活,看看自己一个人在上海,做最简单最普通的工作会有怎样的感觉。她几乎要生气了,说:“那你一个人在外面吃亏了,被卖了也不关我的事了。”我故意挑逗她:“那我如果真的被别人杀害了,你会不会伤心呢?”“我才不会伤心呢。”我笑得呵呵呵了。

我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妈妈,我说我要当服务员,而且薪水很低,但是在外面吃、住的时候,妈妈并没有我想像得那样担心我的安全,而是说:“要得,要得,让你尝尝那个味道。”爸爸在旁边听到我和妈妈的谈话,就抢过手机说:“暑假到我这儿来吧。当什么服务员呀。好端端地,做家教也比当服务员强。读这么多年书都白读了。”我就争辩说只想体验生活,只想试一试这种职业的感觉。妈妈在旁边说:“让她去吧,餐馆里忙的时候可忙了,哪像在家里一样。就让她尝尝那个味道。说不定尝到那个味道后读书还攒劲些。”说完就笑得可猥琐了。

我知道妈妈的意思,我就偏偏要做给我妈看。谁怕谁呢?

那天我去面试,主动拿出身份证和学生证,老板娘说学生证上那个不像我,我说那是我高中的时候的照片。她说我本人比照片上的漂亮。我笑得可开心了。各种条件谈完之后,我看着老板娘,想说些什么,老板娘就说:“签合同?我们这里不签合同的。”当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姑姑时,姑父和姑姑笑得很奇怪。我问他们笑什么,他们说:“老板娘肯定觉得你很幼稚。现在谁和你签合同啊。除非是正规经营管理的大公司才和你签合同。你一个服务员签什么合同?他总不至于欠你几千块钱工资吧。他要是真敢欠你工资,去把他店给砸了。”说完又笑了。我想,我的确是很幼稚,啥都不懂。。。。。

7号线,直达东安路。1号口出来之后右转,直走大约150米就到了那个小餐馆了。刚进去,和老板娘打了个招呼,就开始忙了。餐馆外头是吃饭的五张桌子,里头是洗碗和择菜的地方,向里头去就是切菜、炒菜的地方。再过去一点就出来了,是一条小过道。有两个厨师,一个专管炒菜,一个专管切菜。另一个服务员,37岁上下的女人,发梢染成了黄色,眉毛和眼睫毛也都修饰了一些,人保养得还可以。老板娘40岁了,昨天还是她生日,昨晚和员工们一起唱歌,喝酒去了。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感到万分惋惜,昨天居然没有来。她说:“放心,蛋糕还没吃呢。有你一份的。”我就祝她生日快乐。老板是一个略胖,有大大的啤酒肚,脖子上戴着粗粗的金链子,头发梳的油光发亮,穿着皮鞋的中年男子。他人挺好的,但是可能让人第一印象不太好吧。毕竟大大的啤酒肚和粗粗的金链子就让人感觉很“酒肉”。

我开始择菜了。将一大盘芹菜上的叶子摘下来,只留下菜梗。做完之后就擦墙。墙很脏,其实厨房里很多地方都很脏。另一个服务员(她叫我小妹,我就叫她大姐了),叫我和她一起倒垃圾。那大大的泡沫盒子里装的满满的流着潲水的垃圾,我提着边,和大姐拖着它走。中途扛不住,歇了几次。我问她是不是天天要这样倒垃圾,隔壁的男子就接话了:“是啊,一天要倒好几次呢。”我大概可以预见自己那“悲惨”的暑假了。大姐问我是哪里的,我说是上海大学的。暑假出来体验生活。老板娘和大姐就齐刷刷地说:“女人要自己会做很多东西,男人也就不敢说什么了。结婚前男人把自己捧得像朵花一样,结婚生了孩子以后本性就暴露了。但是你像我什么事情都会干,我和老公吵架他就不敢说什么了。”我就是傻笑着不说话。老板娘就接着说:“笑什么呀。我说的是真的。你要是什么都会干,男人就欢喜;你要是什么都不会干,男人就瞧不起你。男人的本性都是这样的。不信你问她。”她把嘴向着大姐努努。大姐也笑了。我心里就在想:“干嘛非得做给男人看呢?我才不会找这样的男人咧。”

快到中午了。本来下着的大雨,势头渐渐小了。餐馆里电话声响得也很频繁,来的人多了起来。我一会儿传着菜单到厨房,一会儿上菜,一会儿抹桌子,一会儿洗盘子,总之凡是眼之所及能够动手做的事情都要去做的。我这样连续工作了5个小时,从早上8:30一直到下午1:30,中间快速地吃了个中饭。腿很痛了,但是忙忙碌碌的我感到很开心。那两个厨师都很厉害。一个的切工很好,能够将土豆切成很漂亮的丝,将很大的鱼切成匀称地带着刺的鱼片,将瘦肉切成肉丁;另一个炒菜的功夫很好,左手拿锅,右手拿铲,身旁是各种各样让人眼花缭乱的调料,他动作很快,一抖一抖的锅里就像着火了,不一会儿那菜就炒的香喷喷的了。

下午1:30以后,我们可以下班休息一会儿,到下午4:00再去上班。我跟着大姐到了老板娘租给我们住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很破,很乱,很小。我几乎感到震惊。在大姐的卧室里,只能摆得下一张床,床旁边堆着棉被和衣服。紧挨着墙壁的床的另一边是衣架,衣架上面大概是每天换洗的衣服吧。床上放着一个套装的护肤品。她用四川话问我晚上要不要和她一起睡(他们都是四川那一带的人)。我说好呀。大姐生了两个子女,大的哥哥15岁了,读初中;小的妹妹8岁,读一年级。她离家那么远,跑到上海的一个小小的餐馆当服务员,一个人住在这么破的地方,该是多么孤独。我真想问她,她的男人哪里去了。我又想起一些场景。大姐干活完了坐下歇一会的时候她会指着椅子对我说:“坐。”然后笑着。那两个厨师一大一小的,大的估计有30多岁了,小的应该在20多岁,偶尔取笑她:“你这女人,怎么连锅都洗不干净。”他们就逗笑着骂,甚至挥挥手打闹着。

我觉得女人是很美的。生儿育女,赚钱养家。爱笑的女人也是很美的。她们做家务利索、干净。我想起了我的奶奶,那个日复一日为我们做三餐的女人,每天早晨起床梳头都会哼着小曲儿、咿咿呀呀唱着戏的女人,那个早餐总比别家的晚一个小时的拖沓的女人,那个什么东西都是收收捡捡舍不得拿出来用一直到过期的女人,那个我到现在都不觉得做菜好吃但已成习惯的女人。几乎每个周末的早晨,隔壁的大奶奶都会从我家院墙外走过,对着屋里面喊着:“你家还没吃早饭啊?momo也真是个momo(指人动作很慢)。”爷爷就接着吼一句:“是啊,不知道她一早上mimimomo地干着什么,人家已经做了一早上了,回来等她的饭吃。”奶奶就说:“是啊,我是mimo,那要不你来做做看?”于是并不严肃认真的抱怨就到此结束了。

大姐的男人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女人背井离乡一个人在外面住这么破的房子呢?那一刻,我多么希望自己如果有来世是一个男人。很厉害的那种,保护着自己的女人,给她买美美的化妆品、衣服,只允许自己独自占有她。这种感觉很man有木有?每一个女人都需要一个男人去保护,去爱的,而且也是值得的。我明后天还要摄影实习。完了之后我就会搬去和大姐一起住了。我还是个女孩,我要和一个女人一起住。我要和她睡在同一张床上。我们原本是陌生人,这种感觉很奇妙。我都迫不及待了。

                                                             2014.7.2


 


此贴由 cutepubby 在 2015/9/2 11:28:16 进行编辑...

评论

您正在以 匿名用户 的身份发表评论  快速登录
(不得超过 50 个汉字)
(输入完内容可以直接按Ctrl+Enter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