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乐乎博客 > 知者乐 > 教学杂谈 > [原创]当好铺路石子,培育新一代力学英才

2009/1/9 14:19:21 | [原创]当好铺路石子,培育新一代力学英才

现录入十年前在我的导师郭永怀院士九十寿辰前写的文章:“当好铺路石子,培育新一代力学英才”(1999年5月发表于《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到我对研究生教育的一些想法及其形成过程。


当好铺路石子,培育新一代力学英才*

戴世强

作为研究生导师,担负着培养新一代高级科技人才的重任,应该怎样不负党和人民所托,出色地完成这一使命?我想从以下几个角度谈点体会。

一、 着想点——当好铺路石子

著名作家赵长天最近写道:“每个人,在他的人生旅途中,总有几个重要的,起关键作用的,永远也不该忘记的人。••••••”。要是有人问我,谁对我的一生起关键作用?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郭永怀教授和钱伟长教授。我在人生旅途上,得到两位著名学者的指引,实在是我的幸运。

十年前,我在纪念导师郭永怀教授逝世20周年的短文“当好铺路石子”中写道:“郭永怀教授离开我们整整20年了,但是他的丰功伟绩、他的高风亮节、他的雄才大略、他的声容笑貌长留在我们心间。作为他生前最后一批学生之一,我永远深切地怀念他,永远真诚地奉他为人生的楷模。••••••他教导我们:‘我们这一代,你们及以后的二三代要成为祖国的力学事业的铺路石子’。我将以此为座右铭,兢兢业业地当好铺路石子,为祖国的力学事业贡献出一切微薄的力量,也许这是纪念他的最后的实际行动。”我清楚地记得1962年10月4日郭永怀教授对我和李家春说这番话时的情景。这些年来,我一直以“当好铺路石子”作为我的教学科研实践的准则。我认识到,祖国要实现四化,当务之急是迅速有效地培养一大批德智体全面发展、学有专长的高级人才,而研究生教育是关键的一环。我应该像我的导师郭永怀教授那样,不计个人得失,全身心地培养好研究生,把自己对人生的感受传授给他们,不但讲授自己成功的经验,而且谈论失败的教训,让他们尽可能少走弯路,尽快成为四化建设中的有用人才。

在目前条件下培养研究生有种种困难,当好铺路石子并不容易。改革开放以来,研究生培养的大环境大有改善,但是,外部的诱惑大大增加,使研究生们难以自甘清贫;研究生的待遇过低,使他们难以心无旁骛。作为导师,要全方位地关心他们,成为他们的引路人,也就是说,要实践钱伟长教授的教诲:“教师的工作就是引导学生。”

在当好铺路石子的思想指导下,我心甘情愿地努力培养研究生,设身处地地为他们着想,近年来花费了我一半以上的精力。即使在我出访期间,我考虑得最多的还是研究生的学业。例如,去年访问香港半年中,我发回了几百个email,不少内容是对研究生作具体指导。我总是觉得,尽管我做了一些工作,与我的导师郭永怀教授相比,与我后来的指导者钱伟长教授相比,还只能算是凤毛麟角。

二、 着眼点——培养大写的人

这些年来,我有幸在钱伟长教授身边工作,经常聆听他的教诲,得益匪浅。我体会到,钱伟长教授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育家,他倡导的大学教育方针的最关键一点是培养大写的“人”。他一贯认为培养学生的优秀品质是至关重要的,决不能只抓智育,不抓德育,使学生成为唯利是图的糊涂虫。他说过:“现在有不少人认为教育就是学点知识,那是绝对错误的。知识是要学的,但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品德教育。”他还对学生说过:“什么是高等教育?是两个方面的教育。第一,要转变你们的人生观,使你们生活有目的,••••••第二方面是你们要获得建设国家所需要的知识。”因此,在我的培养研究生的实践中,对品德教育不敢有丝毫懈怠。

首先,在选才方面,尽管近年来力学学科研究生生源不能尽如人意,但不管是硕士生还是博士生,我都坚持“人品第一,学问第二”的方针来选择人才,对报考我研究生的候选人,我都要经过事先考查,先肯定他们在政治上有培养前途,人格上没有重大的缺陷;再认定,他们经过努力在学问上是可造之才。这样宁缺毋滥的选才,为日后对研究生的培养教育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其次,研究生招收进来之后,我一般都仿效郭永怀教授和钱伟长教授,与他们做情真意切的谈话,希望他们学习老一辈的优秀的大学问家,立定将一切献给祖国和人民的志向,并鼓励他们在政治上要求进步,不要成为只钻业务的“瘸子”。因此,在我身边求学的研究生,原来是党员的继续保持先进,不是党员的纷纷参加党章学习小组。这几年,有两名研究生在毕业前成了预备党员;不少学生得到了较高等级的奖学金;所有学生都品行端正,毕业后得到用人单位好评。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身体力行,努力在人格上完善自己,从而来影响我所带的研究生。正如钱伟长教授所说:“老师要能为人师表,师表并不是容易做的。”自我以郭永怀教授和钱伟长教授为师表以来,深深感到人格的力量是无穷的,伟大的人格可以影响别人一辈子。我还感到,好的品格中最关键的是爱国、敬业、正直、无私。我不爱也不善于讲大道理,有机会就给研究生们讲郭永怀教授和钱伟长教授的传略(我写过他们二位的传记),讲他们在抗战期间,宁愿放弃留学,也不愿拿日本人签字的护照出国;讲他们放弃在国外的优厚待遇和安定的生活,义无返顾地回祖国奉献一切;讲他们在艰苦的环境下坚持科研,矢志不移等等。我也讲过困难时期,平时不苟言笑的郭永怀教授给我们研究生送糕点票的故事;讲过钱伟长教授“文化大革命”时期帮助首钢工人搞革新并得到他们保护的故事。我相信,这些讲话会对研究生有潜移默化的作用。我与研究生聊天时,并不忌讳告诉他们,我年青时也有名利思想,只是经过多年磨练,这种思想才逐渐淡化。我告诉他们,我的思想境界并非高尚得无懈可击,只是我想到,我这样一个渔岛上生长的普通孩子,只有经过祖国和人民的多年培养,才可能成为一个教授、博士生导师,这是我报效祖国的动力。巧的是,我的研究生全部来自普通家庭,大半是农家子弟,所以我的话容易引起他们的共鸣。当然身教重于言教。在理科类的科研工作者中,发表学术论文至关重要,其中论文署名是个敏感的问题。研究生完成论文后,一般都会署上导师的名字,我就效法郭永怀教授,经常把这种署名划去。我的原则是:只有自己做了主要工作、亲自撰写的论文,才列为第一作者;我参加过具体工作写成的论文可以列为第二、第三作者;其余情况,一概不应署名。我对他们说,我对目前国内外导师霸占研究生成果的现状深感不满,希望他们将来自己一旦成为导师后千万不能这样。在与学生的交往中,他们有时为我的住房情况鸣不平。我说,我早已淡泊名利、荣辱不惊了,只要学问能做下去就行了,这也是我心宽体胖的原因。在我的影响下,我的学生也大多能自甘清贫、安心求学。

三、 着手点——成为研究生的知音

我感到,要做到教书育人,导师应该成为研究生的知心人。我的学生说我没有导师架子。我想,架子有什么用?想当年,我的导师郭永怀教授是国际知名的大学者,对我们完全可以搭架子、摆谱,但我们研究生经常看到的是他亲切的笑容,大家常到他家玩,纵论天下大事,也谈音乐欣赏等等,还能享受师母提供的美食。因此,我认为,导师和学生只有做学问先后的不同,师生应该是朋友。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我与研究生无话不谈,平时互相开开玩笑,没有拘束感。我觉得他们每天吃食堂,挺艰苦,只要拿到课题的开题费或结题费,我们就找个借口聚餐,一起“搓”一顿。正因为如此,研究生也愿意把我当作贴心人,有什么苦恼也愿意向我倾诉,如家里生活困难、住房发生问题等等,我也尽力帮他们解决暂时困难。前几年,我有两个副教授级的博士生,他们离妻别子到我校深造,我觉得更有责任关心他们。他们先后得了较重的病,我在学校制度许可的范围内给他们方便和多方关怀,在他们回家养病期间,我通过“遥控”,继续指导他们写论文,他们也不负所望,按时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学业。

正因为师生成了朋友,我能及时地把握他们的思想脉搏,有问题能随时解决。有一位博士生要求进步,想争取入党,我就建议另一位党员博士生多加关心,并指出他要改掉经常患得患失的毛病,他终于在离校前入了党;有一位硕士生对搞科研有畏难情绪,我就开导他,指出他的优势和劣势,肯定他接受新事物敏感等优点,同时给他更为具体的指导,最近他的论文工作已有了重要进展;与研究生谈论最多的是从业方向的选定,目前我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期,研究生们面临多种选择和诱惑,常会感到困惑,我在与他们谈话时,提出了一个“定位论”,指出应针对自己的特点来正确地定位,不论是继续奋斗在科研教学第一线,还是转而下海从商,只要心中有大局、有大志,加上努力奋斗,都会有出息。同时我通过具体举例,说明在社会转型期或动荡期孜孜不倦地做学问的人,无不成就一番大业或“小业”,鼓励他们按钱伟长教授的教导,在当前的商品经济大潮中,自甘清贫,发奋求学,也许下个世纪的我国两院院士就在他们之中产生。我不敢说我的话一定会有决定性的作用,但至少为他们提供了一种思路,而到目前为止,我的学生成绩有大有小,还没有一个“坍”学校的“台”的;我的研究生也喜欢与我谈个人问题,我作为“过来人”也尽可能给予指点。他们有了女朋友,总是第一个想到带到我家来(不仅限于我指导的研究生)。

四、 着力点——高标准、严要求

朋友归朋友,在培养过程中,我并没有放弃对这些朋友的要求。我认为,每个研究生必须达到国家的培养目标,对此不能有丝毫的迁就。我以自己的理解,着重抓好培养研究生的几个基本环节。

在制订培养计划时,我根据生源的不同,提出不同的要求。对学数学出身的,强调物理、力学、工程方面的训练;对学工程的,则要求加强基本数学技巧的训练;对学力学、物理的,则兼顾上述两方面;而对计算机知识的要求则是共同的。根据力学学科的总要求,我强调数学、物理、力学、工程、计算机五方面的能力培养。实践表明,这样的严要求对他们日后的工作或深造十分有利。

在学位课程方面,我一方面努力贯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本校对修满学分的要求,另一方面又强调:“学分归学分,学问归学问,学分容易修满,学问则无止境。”所以,我经常针对各个学生的弱点,提出不同的“补课”要求。一旦所里开出高水准的课程,总尽力促使他们去听;并鼓励他们自学必要的基础知识。

在科研实践方面,我认为参加国际、国内的学术会议是增经验、长见识的好机会,因此不管经费多紧张,总尽力争取让他们与会。同时,让他们积极参加所里的seminar,并且组织课题组的seminar,让每个学生都养成学术交流的习惯。

在撰写学位论文方面,我帮着学生搭好论文的框架,根据钱校长对本校博士、硕士学位论文的要求,进行划块、细化。通常我对撰写论文提出“积木式”的做法,先让学生按论文总要求搭三、四块“积木”,然后按我的要求进行“总装”。一般,每篇论文至少经过我三次修改。为了使研究生写好论文,我为他们作了如何撰写科技论文的专题报告。鉴于按目前的做法,论文的质量基本上由导师把关,所以,我对此不敢有丝毫马虎。有两位学生在论文完成大半后就想提交答辩,硬是给我扣了三四个月,补足了内容后才送出去评审。由于把好了论文质量关,近年来,我的研究生的学位论文至少达到了“较优秀”的水平;在今年的学位论文抽审中,我的两名学生的论文获得了较高的评价。

在提高了学习自觉性的前提下,我对研究生培养采用了以目标管理为主的做法,也就是说,在确定了高标准的目标之后,给每个学生制订了每个阶段的截止日期,分阶段检查目标是否实现。正因为用目标管理取代了过程管理,我有一段时间共指导硕士生、博士生各四名,培养工作仍能有条不紊地进行。

参考文献
1 赵长天. 文汇报,1998-10-18
2 郑哲敏主编. 郭永怀纪念文集. 科学出版社,1990:26
3 钱伟长. 钱伟长学术论著自选集. 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281,307,389

写于1998年12月5日
原载于《学位与研究生教育》1999年第5期19-21页

评论

2008年9月10日下午,在迎来第24个教师节的喜庆日子里,我校在校本部图书馆报告厅举行了上海大学庆祝第24个教师节暨表彰大会。
http://gh.shu.edu.cn/admin/display.asp?id=1014
全国模范教师戴世强教授在会上做了题为《教师就是铺路石子》的发言。全文刊登在
上海大学校报电子版上海大学 - 第549期(2008-09-19) - 第02版 
http://shdx.cuepa.cn/index.php?release_id=3961&paper_id=16175

力学所网站转载了这篇演讲:
http://siamm.shu.edu.cn/view_news.asp?id=404



此帖由 dqlu 在 1/9/2009 2:27:02 PM 进行编辑...

发布者 dqlu
2009/1/9 14:24:46


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的网上消息,
https://211.67.64.103/test/UserFiles/statichtml/2008-08-21/12193062730004011.html
2008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评选工作已经全部完成。共有100篇学位论文被评为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177篇学位论文为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提名论文。

我所2006届博士毕业生葛红霞的博士学位论文《基于诱导信息的交通流动力学特性与非线性密度波研究》(导师:戴世强)入选“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提名论文”。

此前,葛红霞的学位论文曾获得“2007年上海市研究生优秀成果(学位论文)奖”(http://yjsb.shu.edu.cn/NewsManage/Display.asp?ID=4072)

(上海市应用数学和力学研究所 党支部、学生工作组)

消息来源:http://siamm.shu.edu.cn/view_news.asp?id=402

发布者 dqlu
2009/1/9 15:23:54


您正在以 匿名用户 的身份发表评论  快速登录
(不得超过 50 个汉字)
(输入完内容可以直接按Ctrl+Enter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