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乐乎博客 > 青青子衿 > 追寻漫记数风流【“追寻钱校长求学路,做自强不息上大人”考察寻访】 > 【钱校长96岁华诞】【原创】秉志自强不息 镜写人生风流——钱校长独子钱元凯的故事(之一)

2008/9/4 11:03:30 | 【钱校长96岁华诞】【原创】秉志自强不息 镜写人生风流——钱校长独子钱元凯的故事(之一)

 

秉志自强不息  镜写人生风流

                                                            ——钱校长独子钱元凯的故事(之一)


    钱元凯(1940-),中科院院士、上海大学校长钱伟长先生的独子。当前中国照相机学术、理论方面的权威,国内首屈一指的数码影像专家,被摄影界冠以“问不倒的钱元凯”之美誉。

    曾任北京照相机厂总工程师,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全国照相机机械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会员,中国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客座教授,《大众摄影》、《摄影与摄像》、《中国摄影》杂志编辑。他建立了国内首套影像合成系统,取得有关立体影像合成的7项专利。

    1983年以来钱元凯在《中国摄影报》、《人民摄影报》、《摄影世界》、《大众摄影》等刊物上发表照相机机械与摄影技术方面文章三百余篇,60余万字。

    主要著作包括:《照相机的原理与维修》(1988)、《照相机参数输入密度片的设计方法》、《照相机的检查与测试》(1989)、《照相机故障诊断的一般原理》(1990)、《照相机与摄影光学》(1993)、《摄影大词典》编委、分类主编、撰稿人 (1995~1998)、《现代照相机》(2000)、《数据大词典》、《中国大百科全书——摄影篇》、《中国摄影年鉴》编写工作(2002~2003)、《现代照相机的原理与应用》(2004) 。




    说起钱元凯先生的成才之路,我们可以发现,也是充满着曲折阻碍和艰辛困难。然而,秉承父亲“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钱元凯冲破重重荆棘,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广阔天地。

    且让我们来看看钱元凯的经历吧~~~

    如果说一个人出生几天,几个月,甚至一两年没见到父亲,怕都还是很正常的,因为,也许是父亲的工作太忙了,职业太特殊了,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而钱元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父亲,却是在他出生六年后——1946年的金秋时节,北京清华园。

1949年9月,北平清华园


            那是一个硝烟弥漫、国家多难的岁月……

    1945年,中国在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抗战后,终于取得来之不易的胜利。父亲钱伟长先生当时正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喷气推进研究所任研究工程师,在导师世界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教授的带领下科研硕果累累,前途发展无可限量。由于在科研中接触了大量美国的军事机密,钱伟长先生深知,如果公开提出回国,美方不可能顺利放行。于是他以探望久别妻子儿子的名义,制造了短期回国探亲的假象,轻装简从,将应领的半年工资(  ^_^,大家知道不,钱校长当时的年薪是8万美金~而他回国后,因为金圆券飞速贬值,月收入在当时只够买两个热水瓶~~)和最心爱的大量书籍、资料卡片都留在了办公室,还在住所预付了半年房租,藉此躲避了美国情报机构的阻扰,悄然回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祖国怀抱。

       钱校长在回忆这段经历时说:“中国知识分子有民族自尊心、民族自豪感,承认落后,不甘落后,要解决这个落后问题,宁愿牺牲自己在国外的舒适生活。老实说,我在国外的生活是非常舒适的,我就领导了600人的工程师队伍,我就是做‘洋官’的人,当然我是‘技术官’,可我不稀罕这个,我是为美国做事的,做出来的导弹火箭都是为美国用的,我干嘛,我要回来就回来了。”

       对于小元凯来说,建国前后的那段童年时光,是非常美好的。虽然日子非常清苦,家里常常是三餐难以为继。但是,能够在爸爸妈妈身边,一起迎来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一起送走美丽的夕阳。相继出世的二妹开来和三妹歌放,又给钱家带来了无限的欣喜。一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在清华园中,小元凯快乐地成长……

    1955年至1958年,钱元凯在北京四中读高中,学习成绩非常优秀,且在思想品德、体育锻练、课外科技活动等方面均表现突出。为此,他被同学们誉为“明星级”的学生。

    然
而,时任清华大学教务主任的钱校长,却因为学术上的不同见解,被赋予了不公正的待遇。1957年成了中央点名的大右派之一,从此受尽了二十多年的磨难。而也因为如此,尽管钱元凯在高考中取得了华北考区总分第二名的好成绩,却依旧名落孙山。

  面对打击,意志薄弱者或许会垂头丧气,从此随波逐流不思进取。而钱元凯则不然。他是一个意志坚强、心态健康,自信心很强的青年。他固然也感到失望、痛苦、委屈、不平,但他没有让这些情绪长久地左右自己。他并不认为只有上大学这一条路才能实现一个人的人生价值。他坚信只要心存为祖国为人民多做贡献的信念,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自己都能干出成绩。

  从壮工到工程师

  1958年9月,钱元凯服从组织分配来到首钢。报到、查体这天,钱元凯和一起分到首钢的同伴在厂区走了一圈。艰苦的作业环境和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令不少人望而生畏,结果被首钢招来的140人中竟有近半数不辞而别。

    钱元凯没有走,他在首钢当了一名壮工。他每天干的都是清理、搬运焦炭等极为繁重的体力劳动,一天下来整个人成了一个“小泥鬼”。收工后还有大会小会等数不清的思想改造活动在等着他。当时他们这批“出身不好”的落榜学生是工厂重点监管改造的对象,生活、工作、一言一行都有专人监督。钱元凯自幼是在清华园里长大的,生存环境的巨大差异无疑对他是一个考验。面对考验,钱元凯毫无退缩之意。他以一种坦然的心境直面现实。他干活非常卖力气,实心实意地在走和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

  两年后,钱元凯因劳动表现出色,被分配到首钢机械厂当了一名车工。分给他使用的是一台老掉牙的车床。作为大右派的儿子,厂里的先进设备是摸都不让他摸的。钱元凯依旧坦然地面对现实。能够从事技术工种,他已感到很不容易了。

    钱元凯心灵手巧又有文化,不用师傅就能独挡一面。仅两个月,他就帮师傅创了一个“千台时”纪录(两个月完成了1000个台时的任务)。师傅为有这么一个能干的徒弟而乐开了花。除车工外,他还利用一切机会掌握了铣、刨、钳等诸多工种的技术,很快就成了一名优秀的技工和技术革新能手。

    1966年,钱元凯“以工代干”,被调到技术科从事工装设计工作。冶金系统的工装设计是一项令人头疼的工作。这不仅是因为技术要求复杂,不能用常规的工艺,还在于设计人员若缺乏实际操作体验,设计出的东西工人不买账,常常会为此引发矛盾。钱元凯来自生产一线,且已自学了大学理工科的课程,因此他工作起来游刃有余。他先后设计了工装500余套,其中重大工装(重量超过1吨,零件超过100个)50余套,解决了许多生产中的关键难题,且深受直接使用者的好评。尽管由于没有大学文凭,他一直评不上职称,身份一直是“以工代干”,但这并没有影响他在工作中屡创佳绩。

  “文革”后钱元凯的境遇出现了转机。1980年他考取了首钢业大(大专)和北京钢院函授部(大本)两个文凭,1981年被评为助理工程师,1982年又破格普升为工程师,并先后获得了冶金部的科技成果奖和首钢重大科研成果奖。从壮工到硕果累累的工程技术人员,钱元凯的路颇不平坦。


                       【未完,请见《秉志自强不息  镜写人生风流——钱校长独子钱元凯的故事(之二)》】



此帖由 Hecher 在 9/6/2008 9:16:12 PM 进行编辑...
查阅更多相关主题的贴子: 钱校长 钱伟长 寻访团 考察 故乡 七房桥 江苏 无锡

评论

safa

发布者 Jesus Christ
2008/9/9 10:49:09


呵呵~~~
自己坐板凳?也好的哈~~~

发布者 Hecher
2008/9/13 20:42:50


您正在以 匿名用户 的身份发表评论  快速登录
(不得超过 50 个汉字)
(输入完内容可以直接按Ctrl+Enter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