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乐乎博客 > 思维训练 • 悟识人世事 > C 看典故 悟世事 > [摘编] 李卫与李绂(悟:境界 层次 气度 风范 智慧 手段)

2010/9/10 23:01:18 | [摘编] 李卫与李绂(悟:境界 层次 气度 风范 智慧 手段)

                             

:1、什么是大智慧?什么是极高明的手段?

       什么是强势?什么是境界?什么是风骨?

    2、你“外形于强,中必有不足”吗?

    3、遇弱则强是能力低
          处处逞强是层次低
          自以为强是境界低
          遇弱不强 遇强更强 不以力强 不以物强

       以风骨傲强 以公心制强 才是真强

    4、大俗非俗 大俗则大雅

       似雅非雅 似雅则实俗

       你想让什么层次的人认为你雅?

      

 

 选自二月河著《雍正皇帝》第二部《雕弓天狼》第十四回“三法司会谳两巨案 托孤臣受逼上贼船”,有删节,重点悟最后一段用红色标出的文字。

 

湘竹帘后隐隐可见一架水晶屏,满书房四周卧地到顶都用大玻璃嵌了,隔玻璃望去,方知这屋子是压水榭亭改建,从窗内挑竿即可垂钓。李绂不禁暗自嗟呀,穷措大十年寒窗,三场文战七篇文章芥拾青紫,什么堂呼阶诺起居八座,到这般琼宇富贵龙种之家,顿叫人意消兴灭。方沉吟间,便听里头八阿哥允禩的声气:

“是巨来先生么?不要报名,请进来说话!”

“臣李绂!”李绂隔帘躬身忙应一声,趋步进来行礼,果见九阿哥允禟也坐在允禩身边的雕花搭袱太师椅上。下头杌子上端坐一人,李绂却认识是李卫。允禩见李绂迟疑,含笑说道:“你不用多礼,你且坐,和又玠说完谳狱之事接者就谈你的差事。迟了你就在这里留饭就是。”因转脸对李卫道:“方才已经讲了,本来不打算留你在京的。但诺敏一案,牵到山西通省官吏,科场一案,明面上是十九员官,但里头积弊极多,连张衡臣都引嫌回避了。算起来,开国七十九年,还没有这么大的案子。怕马齐一人忙不过来,一个图里琛,一个你,帮办完了仍旧各归各差。你不要推托,谁不知你李又玠,除奸安绥发幽摘隐,是第一谳案能吏!”

“这个差事昨儿我面见皇上,已经力辞了的。”李卫黑红的脸堂上眉棱骨微微一颤,似笑不笑地说道,“王爷知道,山东那块地方事情更难办。这十几年没了于成龙,几乎成了强盗世界,响马乾坤,东平湖、微山湖、抱犊崮一带饥民造反,趁着如今各自占山为王,要早下手剿灭。听说有个铁冠道人,联络江湖武林高手甘凤池吕四娘一干人,明面上在山东打擂比武,其实是交会各路人马,安的什么心思很难说。‘坑灰未冷山东乱’——这里自古是个不安份地方儿——京师这案子再缠手,总能从容去办的。昨儿和皇上说得好好的,怎么今儿就变了?我想递牌子见见皇上,心里有话总得说出来才痛快嘛。”

允禩听了一笑,说道:“又玠,你不要窝火,留你在京不是我的主意。是马齐觉得人手不够,请旨留下你的。你要递牌子,我无权阻拦,但你若肯听我一句忠告,大可不必多此一举。山东的差事我心里有数,已经叫蔡珽先去挡一阵,你手下的吴瞎子不也去了么?你是个玲珑剔透的,响鼓不用重捶,难道真不知道马齐为什么留你么?有些纸捅破了不好,你说是吧!”说罢,用碗盖拨着茶叶不言语,嘴角兀自带着微笑。李绂原也懵懂:合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三部人马,外加顺天府,步军统领衙门,马齐为主,上头有允禩坐纛儿,还问不下这两个案子?经这么一提醒才想起,诺敏是马齐的门生,杨名时是刑部尚书赵申乔的门生,马齐和张廷玉是多年同事,张廷璐偏又是张廷玉的弟弟,十八房常官与承审官非同年即故交,公案相对,生死瞬息,更何况还搅缠着隆科多与马齐张廷玉多年恩怨,上溯至康熙四十七年隆科多一家与十三阿哥允祥的宿仇……都要在这两案中调停周到,谁不要多一分靠山,谁不愿多拉一个垫背的呢?

“王爷说到这个地步,我不能再说什么了。”李绂正在胡思乱想,听李卫低头叹息一声说道,“我到差就是。不过我这里也撂一句话给王爷。这件事既到我手,能周全的我尽力周全,不能周全的我就不周全,无分贤愚贵贱,不论出身门第,我都秉法处置,办得不合王爷的心你别怪,体谅到这一步,我就心满意足了。”正在看书的允峨忽然坐直了身子,笑骂道:“不愧绰号‘鬼难缠’!还怕八爷坑你不成?你说这些个话浑似天书,我他娘的就听毬不懂——你打的什么狐哨谜儿?”

李卫似乎和允峨十分随便,嘻地一笑也变了口腔味道,揶揄着反唇相嘲,“十爷这个大头鬼要缠我么?我望风而逃!十爷心里镜子似的倒装糊涂,这两个案子弄不好,案犯审了主审官都是有的呢!一根蜡烛两头点,怎么周全得了?拔我毬毛栽旁人胡子,十爷打的是不是这个主意?”一席话说得众人哄堂大笑,允峨仰着身子在春凳上笑得浑身直抖,用扇柄指着李卫道:“你这猢狲,快滚蛋吧,卵子要笑脱了!”李卫笑着起身端茶一饮,竟过来拍拍正襟危坐的李绂的后脑勺,说道:“喂,一个宗的,该你了!”

“什么一个‘宗’的?”李绂素以道学儒宗自居,名门正出的进士,很瞧不上李卫时而装正经,时而流里流气的脾性,见他如此非礼,心里早上了火,却只难以发作,挺挺身子说道:“我是江西李,你是江南李,怎么会是‘一个宗’的?”李卫却满不在乎,越发嬉皮笑脸道:“你的下巴没胡子,确乎该栽几根,江西江南一个李,没读过张献忠祭张飞庙么?‘咱老子姓李,你也姓李,咱两个联了宗吧!’你以为李卫光会当叫化子么?”说罢大笑一揖,径自去了

允峨望着李卫背影笑骂了一句什么,又倒下看书,允禩却转脸对李绂微笑道:“巨来先生见不惯又玠这种狂放,是么?”李绂压根没想别这个位高权重仅次于皇上的头号王爷一开口就问这个,不禁怔了一下,就座中躬身答道:“回王爷话,李卫与二位王爷尊卑有序,君臣之义列在三纲。这不叫狂放,这叫非礼轻佻!”正半躺着的允峨听见这话,坐直了身子,这个出了名的“荒唐王爷”脸色显得十分庄重,盯视着李绂,半晌才叹息一声:“礼崩乐坏之日,还有什么三纲五常?”

“老十,不谈这些个。”允禩睃了允峨一眼,又对李绂道:“李卫原是皇上龙潜藩邸时的家奴,倒真是乞丐出身,不读书聪明出自天性。自幼各王府走动惯了,熟不拘礼。当年他恶作剧还卖掉我的门前照壁墙呢!”他目视窗外,款款而言,追忆着往事似乎不胜感慨。良久又笑道,“不谈他了——你明日就进贡院么?”

李绂微一欠身,说道:“是。臣已叫家人把行李送往龙门,今晚就不回府了,就在那里打尖,明早独自进贡院主持考政。特来请王爷训!”

“说不上什么‘训’。”允禩点头道,“有人说大清如今无清官,我看也不尽然,你李绂就算得一位——听说你从不到印结局领银子,连外官送进来的冰敬炭敬也都一概不收?”李绂想不到八王对自己如此熟知,心里一阵感动,忙笑道:“那是有的。有时自己想来,也怕别人说我矫情,我家书香出身,不算富豪,但也算不上穷,又吃着侍郎的俸,我又不结交朋友,疏食淡泊养身而已,使不着那几个钱。”“如今还有几个这样的?”允禩叹道,“我早年有幸见过于成龙、郭琇、陆陇其这些名臣风采,如今一概‘无可奈何花落去’了。你不爱钱,这就是头等难得,万岁爷独独选中了你来主持贡试,可见圣心烛照,倒不用我多嘱咐了。”

允禩这些话娓娓言来,又似训诫又似嘱咐,又好像良友剪烛共相勉励,李绂心中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不禁暗想,“人说廉亲王是‘八贤王’,果然有识见、有风采!”转又想到雍正对允禩处处设防,疑忌丛生,心里又是一寒。想着,起身揖道:“八爷。若没有别的王命,臣就告辞了!”

你不肯在我这里用饭么?”允禩也站起身凝眝着李绂,说道:“也好,就是这样吧!还有一条,这些孝廉们入场已经五天,如今又要重新考试,原来带进去的食物恐怕不够。今早何柱儿去礼部,听说已经有断粮饿晕了的。朝廷当初选错了主考,这个责任当然要朝廷担起来。我已发了牌子给户部,由藩库供银,每个举子每日供十八两白米、一斤青菜、四钱油、三两肉的食膳,你叫人逐日清点收纳、不要叫贡院那起子龌龊黑心种子们克扣了——道乏罢!”

允峨见李绂辞了出去,丢了手中的书站起身来,说道:“我觉得此人才学好,良心也不坏,八哥你怎么尽打官话?”话音刚落,十四阿哥允禵已挑帘进来,见允禟斜倚在窗前,允禩和允峨在这边说话,因问道:“这早晚才散了?方才我见李绂出去了——这个人如何?”

“李绂不是我这池中之物。”允禩盯视着窗外荡漾的碧波,对岸一片桃林映在水中摇动着,像是地中燃着粉红的云火。允禩眼中也是波光幽幽,良久方徐徐说道:“外形于强,中必有不足。你们留心没有?这书房中摆着这么多的珠玉古董,李卫进来看了这件看那件,啧啧称羡,却又漫不经心地放下。李绂却是目不邪视,从头到尾正襟危坐——看着是不为物欲所诱,其实用的是克制功夫。这种假道学,我收过来能派什么用场?”说罢深长叹息一声,“论起用人,毕竟我们逊了老四一筹——你看看李卫就知道了,一个地道的叫化子,硬是调教得成了伟器!我们昔日笼在袖中当成宝贝的人,如今倒戈的倒戈,避难的避难,真正指望得上的有几个人?还得现物色!”


此贴由 上大李晨 在 2010/9/14 20:30:22 进行编辑...

评论

1

发布者 Memory我们的故事
2016/3/3 14:56:00


您正在以 匿名用户 的身份发表评论  快速登录
(不得超过 50 个汉字)
(输入完内容可以直接按Ctrl+Enter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