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乐乎博客 > 浪迹天涯楚留香 > [原创]我最终还是要回来

2015/4/20 19:40:31 | [原创]我最终还是要回来

这是我这学期开学后在家的第五天,也是我离开家去学校的倒数第四天。

为什么那么舍不得走?回来这几天,我也反复追问自己这个问题,这片贫瘠落后的土地为什么让我这么依赖?

 

村子位于华北平原腹地,贫瘠是它最好的写照,千百年来,以农为生。一条1000米长的东西马路贯穿整个村子,现在是一条凋敝的商业街,路两旁很多待出租的房屋门市。这个小村平凡无奇,建筑乱七八糟,没有规划,许多房子下面是石头,上面垒砌砖块水泥。那片突兀地搭着一块厂房,而这边的房子有的还是土坯,那条我特别喜欢的石板路,其实一遇到雨天就特别容易滑倒,好不容易走着觉得有了浪漫的意境,却突然接上一条水泥地。。。

 

我为什么要那么依赖它?

 

在我生活的这个小村,大部分人都笃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也相信有魂灵,人与鬼神亲近地生活着。我们还相信,魂灵有着和现实一样的属性,会吃饭,会花钱,然后会思念这头的人。。。姥姥去世后,母亲经常对我说,我又梦见你姥姥了,她总是在梦里说很想我。我一直相信魂灵,也相信母亲关于姥姥的梦。因为当我凝视着姥姥遗照的那一刻,真切的感到那种亲人一样的温暖。去年,祖父得病去世,那是我第一看见父亲哭的歇斯底里,也是我第一次看见,大伯,三叔,四叔哭的歇斯底里,在祖父的墓地,这些与他血脉相连的宗亲跟着不变的仪式祭拜完,各自散落在四周,像是一起坐在祖宗的环抱中,共同围绕着这个埋葬着祖父的冢。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是切开的木头年轮中的一环,拥挤的那么心安。

 

我撑着伞走过已经废弃的小学母校;走过被岁月侵蚀的那座小桥;在菜店门口,看见那位女老板在熟练地挑菜;村西头,看见馍房升起袅袅青烟。。。甚至瞒着母亲,偷偷牵出摩托车,冒着雨,村前村后走了一圈,虽然淋湿了全身。我知道那种舒服,我认识这里的每块石头,这里的每块石头也认识我;我知道这里的每个角落,怎么被岁月堆积成现在的光景,这里的每个角落也知道我,如何被时间滋长出这样的模样。

 

围绕着村子的是绿色的麦田,这个时节是麦子生长的好节气。放羊的老伯冒着雨牵着悠闲的山羊往家里去,浇地的大爷赶快停下了机器,高兴地说到,这老天爷下的真是时候,放学归来的孩子拿着伞在雨里飞奔,他们很淘气,不在乎把水溅到别人身上。。。这细雨之下,是千年不变的土地,是世代传颂的传说,是繁衍声息的村民,是入土为安的先人。。。我知道,我的内心,我的灵魂也是这些构成的。与其说,这个村子实际物化了我的内心,倒不如说,是片土地,用这样生活捏出了这样的我。

 

每当我遇到挫折时,总想回来,万水千山赶回村子,踩在这条商业街上,看着村民辛勤的劳作,闻着村子特有的泥土的味道。。。我就能沉醉在这朴实的感觉中,平静,沉睡,甚至忘记我为什么要回来,母亲经常说我恋家,我想我是来找回自我。我有一时,曾经屡次忆起儿时在村子所吃的“特产”:槐花,榆钱,马泡,蚂蚱。。。凡这些,都曾是我回来的蛊惑,前两天,我吃了一把榆钱,也不过如此。唯独在记忆上,还有旧来的意味犹存。他们就像童年中的某些人一样,要哄骗我一生,使我时时反顾。

 

这些年,我其实还是没离开过村子,只不过走得远了一点,看的风景多了一点,怕的东西多了一点。其实,村子之于我,是天是地,是父是母,是亲人是血脉,是起点是归宿,是轮回是魂灵。生于斯,长于斯,也必将葬于斯,其实村子就是我,我就是村子。

 

 

评论

挺好的,给你点赞

发布者 锋雷将军
2015/5/25 20:12:45



发布者 超VS越
2015/5/28 10:56:17


您正在以 匿名用户 的身份发表评论  快速登录
(不得超过 50 个汉字)
(输入完内容可以直接按Ctrl+Enter提交)